-太极拳理论纵向松透横向圆散怎么练「太极拳理论纵向松透横向圆散」


太极拳理论纵向松透横向圆散怎么练「太极拳理论纵向松透横向圆散」

太极拳练习二诀

其一为:正架第一。

诀曰:拳架要正脊椎中,拔节开胯玉堂空,上下相随腰先转,带运全身巧行功。

太极拳走架要以脊椎为中轴而中正不偏,然后“纲举目张”,此为练拳之第一要诀。练拳中要有拔开,松开全身各关节的概念。上梢手三节,下梢足三节,中间脊椎节节,前后腿胯都要逐步努力打开之。全身各部韧带均松而柔,能改善神经,肌肉,血管的功能,进而影响和调整内脏功能,则健康情况自然转弱为强。

诀二为:顶悬气球腰沉松,上下对拔是正宗,双锤尤须分阴阳,两足虚实必须懂。以“顶悬气球”的想象来达到“虚灵顶劲”的要求。腰要向下松沉就象坐在椅子上一样。这样上而悬顶,下而沉坐,自然全身上下分成阴阳而对拔拉伸矣。这是全身以脊柱为轴一个总阴阳太极图也。全身脊椎各关节韧带被拉长,全身的保健主纲就形成了。全身的交感神经系统和有关内分泌等重要腺体也就进入激奋状态而获得改善了。

双锤即是双手掌,要分清阴阳而互争,就象两掌间有根橡皮筋拉着一样地在拳架中不断地伸缩运动,久练而自知其奥妙。

老师曾说过:炼精化气易,炼气化神难(不起自起)。理有高下,真法无二。太极一途,阴阳开合。

有松必有紧,松紧互为根。

练拳应当以腰为轴,带动周身的运动,放松和用力都不是目的,求得周身的整劲才是目的。我对松的体会是开始时两条胳膊如木棒,渐渐能够软下来,变的象两根橡皮条,初时橡皮条内似乎还有铁丝在内,逐渐铁丝也能慢慢化去,整个手臂都能松沉下来。肩关节是放松的一个要点,要仔细体会。松下来之后,会觉得两臂如灌铅,沉甸甸的,虽不用力,但一搭手对方会有沉重的感觉。松下来后,会觉得两臂特别灵活,会逐渐带动使得周身都能活起来。

杨式太极拳论中有“撒遍满身皆是手”的说法,松下来后周身的劲力能在瞬间发于周身任何一点,……

冯先生近些年来大谈养身是有原因的。马来旺老师曾谈过冯先生和库玛的恶战:库玛是全美自由搏击冠军,虎背熊腰,精通在中国武术。当时库玛从上海虹桥机场下飞机,一路由南至北打过来,比了二十几场,所向无敌,包括一些名家都输给了他。到北京后,体委紧急将冯先生从电缆厂调出。与库玛的一战,可以说是惊心动魄,冯先生脚上的一个大脚指甲被库玛跺裂成几块,肩下也挨了一记重拳,事后皮肤都成了紫色。但冯先生硬是挺了过来,将库玛摔出去五、六次,才让库玛心服口服。可见玩技击,特别是与人真刀实枪的较技,对身体伤害很大。但是作为传统武学文化,又不可以不继承。每次到冯先生家去,他对我们总不离大谈养身,马老师偶尔会插一句:您的名声敢情是谈健身谈出来的?。冯先生眼睛一瞪,说:还就你小子敢跟我这么说。冯先生时常也对马老师说:要把架在我脖子上的东西传下去。的确,失去了技击也就失去了太极拳,只剩操、桩或者别的什么了。

冯先生说他练的只是小学功夫,这不仅仅是谦虚。要是一个人从小象上学一样练武,每天练习6小时,又有高手的指点,修炼12年,会达到一个什么水平呢?要知道对于学校的学习来说也就是中学毕业。

马老师说,冯先生的功夫常人只要从小练都能练到,但他见过几个高人的功夫简直不可思议,就不是一般人苦练所能练成的,比如有个叫陈有生的奇人,八十年代初门惠丰曾请他来北京体育大学,几十号人明明见他坐在椅子上,一转眼只见黑影一闪,人就已经在身后四五米外的横梁上。他头上顶了块巧克力让门小虎来拿,老人家一动不动,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却怎么也近不了他身,内功已经到了神妙的境界。陈有生要是现在还活着,已经年过九旬了,据说他的一个侄子得了他的真传。

松在内,是血气骨肉的彻底虚空;柔在外,是身形动作的运转无碍。 l 没有松,就无法粘黏;无法粘黏,就无法和敌人融合;无法和敌人融合,就没有太极拳。 ———以为仅有松是不能做到和对手融合的,必须加上“散”才能和对手融合;以为只有“松”,如果内气充足并溢于表皮,仍然可以做到粘黏。

你的意识要放松,气血才不会往上冲,才能神静;你的全身要松至虚空,重心才能下沉;你的肩膀要放松,战斗时才不会上重下轻,你的丹田要放松,气息才不会上浮。你的呼吸要放松,战斗时才不会将重心吊起。

你的身体要松到没有身体,你的骨头要松到没有骨头,你的意识要松到没有意识,你的力量要松到没有力量,你的重量要松到没有重量,即使这样,你的松仍然不够,因为仍然有高手会比你还松,若想成为绝世的武者,不松是你的敌人,先打败它你才能胜过对手。武者不是败於对手,是败於不松。

你不可以告诉自己放松不容易,更不可以告诉别人放松不容易,放松不易是错误的心里暗示,它是一种错误的指令,它会命令你的头脑,也会命令你的意识,叫你的身心永远不能放松。 l 养生架不断开,含回来,神意内敛,养的是精气神。养生架是本钱;养生架是技击架的后盾。太极拳都是练大使小,都和本种拳的手法或小架子有关。望多练养生拳,少练技击架,比例应是3比1。

原始的内家拳中,仅山西戴氏心意与道家功法结缘,以守洞尘技为谱。太极拳之称始于杨露禅成名之后,陈王廷从未将自己的拳冠以太极之名。

用一个碗,里面放两圆球,就是一个太极图,里面两个球的接触点就是S线,练拳推手就是找出S线。

纵向松透,横向圆散,虚灵在中。

意是君来骨肉臣。意是指挥阴阳的,阳是从根节往梢节上松,阴是从中往下散,可以从水中波纹着想。

在三维解剖的角度看,首先把每节脊柱拉开,在脊柱的横截面上产生高低落差,高的地方开中寓合,低的地方合中寓开,另外中气从横截面中穿过,不一定在中心穿过,根据需要而定…

易经系辞:“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 两仪即为太极的阴、阳二仪出自于,周易,系辞。至高至上。

太极拳的理论基础是汉族古典哲学和传统的中医理论。拳名;太极即是阐明宇宙从无极而太极,以至万物化生的过程。其中的太极即为天地未开、混沌未分阴阳之前的状态。

中国的武功为什么会失传?

作为国粹的民间武术却正在逐步流失。
典型的事例就是少林武技的没落。少林寺一直号称武林的泰山北斗,然而1995年,马来旺老师走访少林寺,与寺中武僧切磋,就痛感“少林无人”,因为马老师在这里已经难以找到一个与自己平等交流的对手了。由于马老师的受业恩师林青山是少林前辈高僧,马老师如同看到了娘家的衰落。
在提到“少林武技的继承情况”这一话题时,冯先生的回答也很委婉:“少林寺近年来发展得还不错,比二三十年前要好;但跟更早时候相比还差得很远。”
表面上看起来,少室山上下一片兴旺。各种冠以“少林”之名的武校林立,“三天打死一头猪”的广告做到了杂志封面上。少林僧还走上了舞台,远赴海外进行表演。
马老师后来还去了武当山,拜访有“剑仙”之称的掌门人钟云龙,并与钟云龙的一个得意弟子过招。但一招之间,马老师的长剑就架到了对方的脖子之上。高手如云的武当山大约也已经成为永远的历史了。
其实就是在陈式太极拳本派,情况也不容乐观。早在“文革”刚结束时,两位来自河南陈家沟的中年人来到北京。陈家沟是陈式太极拳的发祥地,名手辈出,在近现代武林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六七十年前,正是来自于陈家沟的陈发科老前辈把陈式太极拳带到北京,传授给了冯志强等弟子。
但这一次,这两位中年人来北京却不是传授武功,而是专程拜访冯志强,跟冯先生学艺。到了20世纪80年代,冯先生还数次亲赴陈家沟授拳。
来北京学拳的这两位陈家沟人就是陈小旺和王西安,现在已成为陈家沟的代表人物。实际上陈发科之后,陈家沟已经出现了武技断代的现象。所幸的是,陈发科在北京的传人起到了继承的作用,现在还有机会把功夫归还给陈家沟。
少林、武当、陈家沟……武技的衰落决非偶然。随着冷兵器时代的结束,武功的实际用途似乎越来越小,习武的目的往健身和表演方向发展似乎成为了必然。精研武功以求达到某一境界的人越来越少,而浮躁的社会与习武所必须的清净环境又格格不入,这就很容易使各门各派出现人才凋零的现象。如果一个门派某一代人没有出现极具天分的杰出人才,就很容易造成武技断代。
武与文不同,学文可以依靠书本获得知识,而武功却必须手手相传,师父辈如果没有高手,弟子辈也就很难出高手;决不是如武侠小说中所写的那样,依靠从某一个山洞里捡来的一本拳经剑谱就可以练成不世神功。学武又如学棋,如果周围高手如云,水涨船高,你也更容易磨练成一个高手;如果周围俱是平庸之辈,你的技艺也往往高不到哪里去。
历几千年时间发展而来的武技一旦断代,将很难重新得到恢复。
在日本,相扑、空手道、合气道、柔道都被视作国技,政府着重扶持以不使其衰退。而传统武功作为中国的国技,至今还处在自生自灭的状态。
马老师认为,商业行为并不能拯救国术。通过短期的培训来创造武术继承人显然不现实,武术商业化还更容易让人“藏私”,并进一步增大门户偏见。各种武校、武术院和武馆都难以培养出真正的传人。
“即使是当年的南京国术馆,也仅仅只起到了交流的作用,没有培养出真正的高手传人。”冯先生说。师徒相传,必须几十年如一日,亦步亦趋地跟随、揣摩、演练,然后才能继承。也正因如此,中国武术才逐渐形成了一种文化,并且高手难觅,这样才有它独特的魅力。
“自古‘师徒如父子’形式的代代相传,依然是武术最好的流传方式。但现在我们所缺乏的,还有一个良好的习武环境。现在社会节奏太快,在喧嚣的城市里要找到一块清净的土地确实很难。”马老师说。
真正实用的武功往往比较凶狠残忍,这也是许多功法失传的原因之一。比如上文提到的少林前辈武僧林青山,在把一套“乱披风刀法”传给马老师之前,就曾犹豫再三,因为这套刀法,招招都可致人死地。但让这样一套传了这么多年的刀法失传,他又于心不忍,最后对马老师说:刀法传到你这里,就不要再传了。实际马老师也不愿这套刀法失传,但又不能违背师训,他后来把这套刀法零零散散传给了他的多位弟子。有一天,他的一位徒弟问他,马老师,是不是“乱披风刀法”以后会失传?马老师只是很婉转地说,如果你们运气好,有一位能把大家每人学的那一点集合起来,就不失传了——但是,大家都心里明白,这几乎不可能。
找不到良材美质来承接衣钵是武功流失的另一大因素。习练武功,尤其是学练内家拳,其境界和最后所能达到的高度同练习者的天赋悟性关系很大。千里马常有,但骈死于槽枥间者多。马老师曾教过一个学生,仅仅学练太极拳半年,却胜过一般人学练十多年。可惜由于“俗务缠身”,这位学生后来也没有时间练拳而荒废掉了。有武林前辈说,李连杰的武术天赋是极高的,但是非常可惜,他没有成为继承中国武术精髓的真正传人,个中原因,恐怕也是“俗务缠身”吧。
经济也是个问题,没有稳定的经济支持使得民间武术很难职业化。冯先生一直在北京电机厂工作,直到退休后,才得以依靠退休金作支持,进行武术的推广工作。马来旺老师至今还在地铁工作以维持生计,他每周抽时间去北大、法源寺及中科院物理所传授太极拳。但像他这样坚持义务授拳的人,北京已为数不多。
散打和表演式武术的表面繁荣可能还会加速传统武功的流失,因为它给大家造成了错觉、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

谁知道马来旺老师在哪里传授太极拳

北京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